麦加_麦加旅游_麦加旅游攻略_麦加旅游简介_七洲网

麦加简介编辑本段

       麦加位于沙特阿拉伯西边。是穆斯林每天朝拜的方向,也是570年,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出生地。麦加是伊斯兰教石造圣堂的所在地,传统认为是亚伯拉罕所建造的。麦加是每个穆斯林在一生中必须试图朝圣的宗教中心。
  伊斯兰学者认为麦加是地球的中心,传统上伊斯兰教认为麦加是易斯马仪(以实玛利)的后代所建。七世纪时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在麦加宣扬伊斯兰教,当时该地是一个重要的商业中心,在伊斯兰早期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西元966年后,麦加一直都由当地的谢里夫所统治,直到1924年统治权归沙特家族所有。麦加进入现代后土地面积和基础建设都大大扩增。
  现代麦加是沙特阿拉伯麦加省的省会,麦加省是传统上的希贾兹地区。 按沙特阿拉伯的规定,只要是穆斯林,不论是什么国籍,都可以在麦加居住。伊斯兰国际联盟也驻扎在这里,使麦加成了一座有特色的国际性城市,正一步步向现代化迈进。

麦加大清真寺编辑本段


麦加大清真寺麦加大清真寺

麦加大清真寺,穆斯林的圣地。易卜拉欣是伊斯兰教中传说的人物,他被称为“安拉的至交”。传说,当时易卜拉欣的父亲及其族人都崇拜偶像,为了让他们转而信仰真主安拉,易卜拉欣请求真主显示使尸骨腐烂之物复活的神昭。真主让易卜拉欣捉来4只鸟,将他们一一肢解,然後分别放到4座山峰上去。真主要易卜拉欣大声呼唤,他大喊了几声,飞鸟的各部分便自动聚集起来恢复原形,鸟儿又在蓝天上展翅翱翔了。人们见了这一幕心里虽然受到震动,可回到家里,却仍然供奉着偶像。易卜拉欣很着急,就跑到神庙里把那些玉雕、木刻、泥塑的偶像全部打翻捣烂。族人都气得发狂,把他捉起来,用粗绳五花大绑将他全身上下捆得严严实实,然後在广场燃起一堆熊熊大火,把易卜拉欣扔进火里,让他接受最严厉的惩罚。大火一下子就把绳索烧断了,而易卜拉欣却毫发未损,他从火堆里跳出来,继续宣扬着伊斯兰教的教义。人们惊呆了,终于跟随易卜拉欣,虔诚地诵读着《古兰经》,信奉起真主安拉来。“伊斯兰”意为“顺从”,而教徒“穆斯林”即为“顺从者”,随着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不断增多,公元前18世纪,易卜拉欣和他的儿子伊斯梅尔监建了一座圣寺,以弘扬真主的法力和供人们朝觐礼拜,这就是位于沙特阿拉伯麦加城中心的伊斯兰教圣地——麦加大清真寺。又称克尔白圣寺,这里禁止凶杀,抢劫、械斗等,故又称为禁寺。经过多个世纪的扩建和修警,它的总面积已由起初的3万平方米扩大到现在的16万平方米,可容30万穆斯林同时作礼拜。禁寺有25道大门,道道精雕细刻;7座尖塔,座座高耸入云,它们由24米高的围墙连接。从围墙到楼梯台阶以及整个地面都用洁白的大理石铺砌,无论是白日的骄阳还是夜晚的水银灯都使禁寺显得庄严肃穆,气度不凡。 禁寺广场中央稍南,是巍峨的立方形圣殿。克尔白,意思是“方形房屋”。圣殿内三根顶柱昂然挺立,其东北侧装有两扇金门,高3米,宽2米,离地约2米,用286公斤赤金精工铸成。圣殿又称天房,终年用从天降下的黑丝绸帷幔蒙罩,帷幔中腰和门帘上用金银线绣有经文,帷幔每年更换一次,这一传统已绵延1300多年。天房外东南角一米半高处的墙上,用银框镶嵌着一块长约30厘米的陨石,即有名的玄石,呈褐色,略带微红,被穆斯林视为神物,相传它还是易卜拉欣时的遗物。朝觐者过时针方向游转天房走过此石时,都争先与之亲吻或举双手以示敬意。天房东面正对黑石处,有个四柱圆顶小阁,围以方形铜栅栏,阁中有易卜拉欣建造天房时留下的脚印。每年伊斯兰教历的十二月,世界各地虔诚的穆斯林都辛劳跋涉,干里迢迢来到麦加大清真寺朝圣,瞻仰真主真神和他们指点的圣地圣石。

饮食文化编辑本段

       阿拉伯人生活的自然环境比较恶劣,他们那些头顶烈日、骑着骆驼闯大漠的祖先们似乎没有给后代留下花样繁多的食谱,所以直到今天,阿拉伯人虽然热情好客依旧,但他们做的菜基本上是大而化之的粗线条,除了烤,就是炸,顶多再来个炖完事,要么索性生吃,从不知“醋溜”、“酱爆”为何物,甚至连最起码的炒菜都拙于应付,更不会用小小的萝卜花和黄瓜片在食物上拼凑出造型各异的精巧图案来。阿拉伯饭还是相当有特色的,而且他们自己也吃得不亦乐乎。古语云:“食色,性也。”看来好吃大约是人的天性。阿拉伯人虽不擅长煎炒烹炸,却并不妨碍他们对美食的趋之若鹜。不过,美味可口的中国菜,通常会在他们中间产生两种反应。一是曾经尝过中国菜的,吃出了甜头,会十分喜欢。还有少数阿拉伯人,他们只认自己的民族口味,从没有吃过中国菜,也对中国菜不怎么感兴趣。其实,阿拉伯饭的特色,是和阿拉伯人生活环境的粗砺相般配的,也与他们豪迈旷达的性格息息相关。大漠、戈壁、烈日、风沙、干旱,这样的生存环境和气候条件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孜孜于饮食上的考究,奔放粗犷的民族性格也使他们在生活上大大咧咧。
大饼: 
  到阿拉伯人家里做客,先是看到餐桌中央放着一筐大饼,然后群星拱月般满满当当地摆着十来个大大小小的盘子,相当于冷盘。冷盘里花花绿绿的菜肴让人眼花缭乱,有鲜红的西红柿色拉、嫩绿的酸黄瓜条、青翠欲滴的生菜、切得碎碎的拌茴香、阿拉伯传统美味“霍姆斯”酱、酸葡萄叶裹肉馅、炸鱼丸子,还有一种切得十分薄细的生羊肉泥,以及各式各样叫不出名目的菜类。冷盘过后,开始上热菜,肉类虽不少,却大多是烤的或炸的,绝少有中国式的炒菜。阿拉伯大饼均由烤制而成,分机器制作和手工制作两种。刚烤好出炉的大饼分上下两层,外焦里嫩,热气腾腾,像小皮球一样鼓鼓囊囊的。说起来,吃大饼也有不少门道,讲究些的人们,通常会往里面夹些鹰嘴豆丸子、烤肉,或是自家腌制的酸菜,蘸着焖得稀烂的蚕豆糊或“霍姆斯酱”什么的,再就着一粒粒又咸又酸又爽口的橄榄,吃上去津津有味,让人看了顿生馋涎。大饼对穷人一日不可或缺,而对富人来讲,不过是他们宴席上的点缀和摆设。
手抓饭: 
  传统的阿拉伯人习惯用手抓着吃饭,这是手抓饭得名的由来。
  手抓饭的做法别致:以净水淘米,上锅,煮至大约八成熟出锅,然后加黄油、羊油和盐,再放入蒸锅内蒸熟。待火候适度时取出,加入羊肉末、西红柿酱、胡萝卜、葡萄干、杏仁、洋葱、红线米及各式混合干果等作料,用猛火炒至熟透。这时米饭软硬适中,不干不燥,看上去油光可鉴,米粒浑然一体却又互不粘连,很是吊人胃口。炒熟后,将米饭取出,装入一个一米长的大铝盘内,众人围聚一圈,开始各自取食。取食的方法也有讲究:均用右手拇、食、中三个手指将米饭撮拢一起,然后用力夹紧,颇有节奏感地送入口中。当然,每人负责自家跟前的一角,不乱动,以免显得没礼貌。当代社会,城市人多用叉勺代替了手,一米长的铝盘也让位于小巧的盘子,但在农村和沙漠,用手抓饭的习俗依旧。
麦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