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基托斯_伊基托斯旅游_伊基托斯旅游攻略_伊基托斯旅游简介_七洲网

 

伊基托斯伊基托斯

伊基托斯(Iquitos),是秘鲁亚马逊丛林地区最大城市,人口约40万人,为洛雷托省省会。伊基托斯位于亚马逊河岸边,无公路或铁路与外界连接(堪察加彼得巴甫洛夫斯克是另一个不能以公路到达的城市),对外交通完全依靠航空和亚马逊河航运。虽然离亚马逊河河口有3700公里远,但是小型海轮还是可以溯流而上抵达伊基托斯,使得该地成为世界上距离海岸最远的海港。

城市概述 编辑本段

  秘鲁东北部的城市,洛雷托省首府。位于亚马孙河畔。东距大西洋3,700公里,小海轮可溯亚马孙河抵达,为世界上海轮抵达最远的内陆港之一。原为一印第安人渔 村,1863年设市。为

伊基托斯伊基托斯

附近橡胶等农产品的主要集运港。秘鲁亚马孙地区新兴石油工业的中心及秘鲁东部的经济、文化中心。有纺织、石油提炼、锯木、造纸、橡胶加工等工业。1980年辟为自由港。热带原始森林风光绚丽,旅游业兴盛。有大学和机场。伊基托斯市位于秘鲁热带森林的腹地,是亚马逊地区的商业中心,建城已有120多年的历史。早在本世纪初橡胶热年代,它就是种植园主和钜贾大贾挥霍的娱乐之地,一些雕刻壁画的欧式建筑,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风姿。

自然资源 编辑本段

  伊基托斯市拥有20万人口,位居秘鲁热带森林的腹地,是亚马孙地区的商业中心,建城已有120多年的历史。早在本世纪初橡胶热年代,它就是种植园主和世商大贾挥霍的娱乐之地,一些雕刻

伊基托斯伊基托斯

壁画的欧式建筑,至今还保留着当年的风姿。橡胶热过后,依基托斯市经历过一个萧条时期。为了刺激当地经济的发展,秘鲁政府从60年代起开始在这里实行特殊的经济政策。现在有4000种商品免税进口,使它成了半 自由港。大量来自欧美、巴西的商品涌进依基托斯,这是它市场繁荣的原因。依基托斯还是除首都利马以外惟一有国际航线的城市,有班机飞往迈阿密。市内和市郊有不少设施比较齐全的旅馆。

气候资料 编辑本段

  伊基托斯﹝秘鲁﹞气候资料   气象站位置: 南纬3.7度, 西经73.2度, 海拔126米

 

伊基托斯伊基托斯

发展情况 编辑本段

  原为一印第安人渔村,1863年设市。为附近橡胶等农产品的主要集运港。秘鲁亚马孙地区新兴石油工业的中心及秘鲁东部的经济、文化中心。有纺织、石油提炼、锯木、造纸、橡胶加工等工业。1980年辟为自由港。热带原始森林风光绚丽,旅游业兴盛。有大学和机场。

旅游攻略 编辑本段

蒙古人神秘渊源

  从机场到市内,马路上河流般喧腾的摩托车流,就像我国的自行车流一样的可观。下榻EL DORAD酒店后,我们叫了一辆三轮摩托去兜风。车夫问,想去哪儿看看?我说,任何有伊基托斯味道的地方。

   伊基托斯城市不大,三条主路与亚马孙河平行延伸,纵列的小街将城区分割成不规则的方块。新兴的商业街陈设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当然也少不了中国义乌出口的廉价但好用的小电器。伊基托斯也正

伊基托斯伊基托斯

如中国内陆的小城一般,保留着许多泛黄的、引发怀旧情绪的 角落,比如菜市场和破旧的小码头。

   市场内光线昏暗,在水果和蔬菜摊后面,热情的小摊主冲我们微笑。车夫说,伊基托斯乃至亚马孙人的先民,是蒙古人种,因而他们相信自己和中国人必定有着某种渊源。我们坐在摩托车上的时候,偶尔会有一辆摩托加大油门赶上我们,车夫向我们伸出大拇指喊着:“CHINA!”从相貌上看,本地人的血缘十分复杂,分别有着南亚人、印加人、西班牙或葡萄牙人的影子。后来深入亚马孙一村庄,村民声称他们确实是源自蒙古人种,特别是他们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即每个亚马孙人在婴儿时,臂部都有一块胎记,五岁后慢慢消失。我的蒙古族朋友阿鲁斯证明了这一点,他说内蒙古草原上的人们幼时都有相类似的胎记,同样会在步入成年的过程中渐渐消失。

火辣辣的恰拉匹嗒

  不可否认,血缘之亲令我对伊基托斯产生了乡愁一样的情绪,而鲜艳火辣的黄辣椒“恰拉匹嗒”则是伊基托斯回馈我的厚礼。在小吃排档,我们品味着用香蕉叶包裹的亚马孙烤鱼,老板娘递过来一瓶黄辣椒。小巧的辣椒只有指尖般大小,吃的时候只取两三个用勺子碾碎在小碟子里,用来当蘸料吃。即使如此,仍然辣得像火一般。

   “而恰拉匹嗒,则不仅仅是指辣椒。”老板娘说,“人们也把本地姑娘们称作恰拉匹嗒”。此时外面的马路上,极富穿透力的热带阳光反射在路面上,强烈而多彩。“恰拉匹嗒”,如咒语一样的音节,唤醒了热带的秘密。那些亚马孙的女子,拥有平静的外表,目光温婉又火辣,雨林般不可知、不可测。

   一个本地人使用的小码头就在市场的下面,河面比城市低很多,用长长的木梯引向码头和栈桥。河水泛滥的雨季,码头的位置会随之而升高。码头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船只,一队日本游客正准备去水上游览。本地的苦力扛着大包小包的货物或成捆的香蕉,往来于木梯之上。大河即是亚马孙,伊基托斯依亚马孙而生,河岸建有大大小小的各类码头。亚马孙的内河航运业十分发达,河中航行的不乏巨大的海轮,从这里沿河而下,可到达哥伦比亚、巴西,从巴西的入海口进入大西洋,是一条国际航运线路。

   从高处望去,河两岸因雨季泛滥而空出成片成片的泥滩、沼泽,显示出亚马孙桀傲难驯的力量。在河岸漫步的时候,我遇到一排船屋,一个母亲陪着三个孩子在水里嬉戏,他们的家就是一只破败的木船,贫苦的人就是这样以船为家。显然,贫富分化依然是秘鲁面临的重要社会问题。

   西班牙三百多年的殖民史,让南美大地彻底改观,西班牙语成为统一的官方语言,而由于传教士不懈的努力,也终于让天主教深入南美大地几乎每一个角落。伊基托斯城中的公墓是天主教徒灵魂的安息之所。这里工艺精美的天使与圣徒雕像、庄严的气氛,几乎让人以为是在欧洲。一个有着非洲血统的母亲正领着两个孩子给故去的亲人敬献鲜花。眉宇间虽有悲憾,却对我不吝于微笑。

原始村庄品尝食人鱼

  在人类学书本中,有对亚马孙人生活的详细描述。大致上,原住民女子裸露上身、身着草裙,男子只在要紧部位配有饰物,他们居住在草屋中,每个小村都有一间高大的圆形草屋,作为村民处理公共事务的议事厅。这样原始特色的生活相信如今只有在人迹罕至的雨林深处才得以保留,但在伊基托斯附近的河汊中,却有若干个小村因为旅游业的原因而“保留”(或者不如说是“重现”)了这种生活。

   去往这样的村庄要先从伊基托斯乘车沿公路走到一个小码头,从这里坐船才能前往。小码头比我们后来去往的瑙岛(NAOTA)小镇还要简陋,沿河一溜吊脚楼或木棚,充斥着廉价的小酒吧、小饭馆和各式各样的小摊点。无所事事的男人们坐在酒吧里,冲着过路的姑娘吹口哨,许多女人坐在河边遥望远处的大河,在等候她们的家人。码头上大大小小的船只挤满了水面,我们的船费了半天劲,几乎让所有的船都“劳驾”一番,这才入了大河的航道。沿河航行不久,即拐入一条支流,行不久,又拐入更小的河汊,两侧几乎看不到河岸,茂密的植被覆压在水面上,偶尔能看到树丛中的草屋。忽然看到远处绿色中裸露出一截河岸,岸上一个小草亭,这里就是村庄的入口。
   草屋十分高大,可容百人聚会。妇人和少女裸露上身、身着草裙,男子也穿了草裙,身佩吹箭筒。吹箭筒用的是毒箭,用雨林中的一种蟾蜍的毒汁和一种植物的毒汁调制成,是一件十分可畏的武器。这里的舞蹈表演其实是从昔日的巫术之舞演化来的,一边舞一边发出叫声。热带女子肤色黝黑,眼珠深黑而明亮,与南亚女子十分相像。   后来待我们深入亚马孙后,才知道这样的村庄生活几乎只是记忆中的化石了。我们后来去过的村庄极少外人光顾,没有任何旅游业,这里的人们住在建在木桩上的木屋里,在吊床上睡觉,生计主要靠打渔。亚马孙河的鱼种类繁多。有天下午,我们在一个小村的岸边学习钓鱼,二十来分钟的工夫,我就钓上四条鱼,都是不一样的种类。本地人打渔多用网,大个的鱼用标枪,他们的猎获物里常常有鳄鱼和食人鱼。我们到一家家访时,年轻的妻子正在火塘上把色泽鲜艳的食人鱼装了满满一锅,准备煮来吃,旁边的火上就放着斩成两截的鳄鱼,直接烤来吃。女主人抱着的孩子患有眼疾,但因为村里没有医生,也没有对症的药,就一直耽误了下来。这里的人们大多家徒四壁,好在秘鲁政府大力推行教育,小村中的小学条件不错,老师们会说流利的英语,孩子们也聪明伶俐得很。看上去,亚马孙的未来已经和现代社会接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