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里岛_西西里岛旅游_西西里岛旅游攻略_西西里岛旅游简介_七洲网
西西里岛 阿格里真托西西里岛 阿格里真托

西西里岛是地中海最大和人口最稠密的岛,它属于意大利,位于亚平宁半岛的西南。东与亚平宁半岛仅隔宽3公里的墨西拿海峡。公元前八世纪至前六世纪希腊人在岛东岸建立殖民地。公元前241年成为罗马帝国的一个省。以后历经汪达尔、拜占庭、诺尔曼人等统治,1442年并入西西里王国,不久又分裂,改受西班牙统治,1861年并入意大利王国。1946年5月起西西里岛获得自制权。
在希腊语中,“西西里”被称为Trinacria,意为“三颗头”,暗示它三角形的长相。若是稍加留意,你会发现它的三只角分别朝向亚、非、欧三大洲。只是离意大利半岛太近的缘故,它才忍不住卖乖,身姿微微偏转了些。   意大利西西里首府巴勒莫(Palermo),位于西西里岛西北部。西西里岛位于亚平宁半岛的西南,是意大利那只伸向地中海的皮靴上的绊脚石。它是地中海最大的岛。这里辽阔而富饶,气候温暖风景秀丽,盛产柑橘、柠檬和油橄榄。由于其发展农林业的良好自然环境,历史上被称为“金盆地”。

西西里岛范围广大,但有三处是最好的移动据点,一是首府帕勒摩,往近郊的Monreale或Segesto遗迹都很方便;二是卡塔尼亚(Catania),有南意米兰之称,意大利作曲家贝里尼出身此地,且北有陶尔迷(Taormina)小山城,南有萨拉库撒(Siracusa);三是阿格利真托(Agrigento),神殿之谷绝对值得一访,有诸神的居所的美称。   

帕勒摩(Palermo)是西西里岛的第一大城,也是个地形险要的天然良港,歌德来此时曾称赞帕勒摩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海岬”。 随着统治者改朝换代,帕勒摩历经多种不同宗教、文化的洗礼,因此市区建筑呈现截然不同的风貌。曾有一位地理学家这样形容帕勒摩:“凡见过这个城市的人,都会忍不住回头多看一眼。”这里的古迹建筑虽然没有金碧辉煌的傲人外观,但都已经与巴勒莫的公园绿地、市街广场融为一体,因此丝毫不显得突兀。

帕勒摩市区很大,主要的景点都集中在火车站往西北方向的区域,两条最主要的大街向北延伸,东是罗马街(Via Roma)、西是马克达街(Via Maqueda);而从四角区向西的艾玛纽大道(Corso Vittorio Emanuele),则通往大教堂及王宫这两个最重要的景点。    

阿格利真托(Agrigento)是“诸神的居所”,希腊抒情诗人品达尔(Pindaros)曾称赞阿格利真托是人间最美的城市!城市的规模早在公元前581年就已建立。公元五世纪起先后被迦太基人、罗马人占领,后来又历经拜占庭、阿拉伯王国统治,但后来阿格利真托的重要性被西西里岛东岸的城市所取代,昔日繁华忙碌不再,只留下许多神庙的遗迹。这些神庙是今日阿格利真托最重要的观光资源。   

阿格利真托可游览的景点很集中,最重要的神殿之谷(Valle dei Templi)距离市中心及火车站约三公里,而餐厅、购物区则都在火车站广场旁斜坡上不远。两个区域之间可以步行,也可以搭乘巴士,车程只要十分钟。阿格利真托往南七公里有个很受当地人欢迎的圣雷欧海滩(San Leone),可以游泳及进行水上活动,一到夏天总是人潮汹涌,搭乘巴士约半小时可到达。

屡次从火山浩劫中重建的卡他尼亚(Catania),是西西里岛重要的工商大城,经济繁荣,有南义米兰之称。意大利作曲家贝里尼出身此地,更增添它的旅游价值。卡他尼亚的火车站在市区的东南角,沿威玛努二世街(Via Vittorio Emanuele II)西行,便是市区最重要的大教堂广场(Piazza del Duomo)。从教堂广场向北延伸好几公里长的艾特街(Via Etnea),是市区最主要的街道,所以餐厅、商店都集结于此。在陶尔迷可以吃到口味不错的海鲜料理,而且有一些餐厅提供旅客套餐,对于观光客而言是比较划算的。 通常,套餐包含一道意大利面、一道主菜(海鲜、牛肉或是鸡肉),还有口感不错的面包,至于饮料就要另外点了,不收Table费及服务费,大多数的餐厅都接受信用卡。

与中国人相同,西西里人十分重视“根”的概念。他们的根深植于对家乡满怀的激情与热爱中:阴郁的暴雨云里时隐时现着易变的群山;盛开的柠檬和橘树林香气袭人;如茵草坡上,撒满片片雪绒般细小的野花。人们顽强地保持着历经变革沿袭下来的宗教传统,而一切西西里人传统的核心便是家庭观念。年轻人远走他乡,并不疏离家庭。他们认为,家庭成员应该亲密无间,哪怕不住在一起。单枪匹马行事的风格在西西里人看来是奇怪而不可思议的。   

复活节前的“圣周”仪式是西西里岛隆重的节日。老老少少全加入到和戏剧演出的热潮中,纪念耶稣的死亡和复活。仪式从圣星期五下午5点开始,空气凉爽,树影婆娑。扛着棺木的男子沿那条窄窄的石径缓缓走近,葬礼的哀歌从随行乐中沉沉升起。抬棺者们眼中满含泪水。“耶稣的死对我们来说是重大的时刻,抬起棺木,我们就找到了表达痛苦的方式”。夜色渐重,气温也有些寒冷。戴着帽子的男人们点燃火炬——五颜六色的用电池充电的灯笼。队伍上山后返回城里,一声鼓响,仪式结束。瞬时间,高悬在阳台四周的霓虹灯串瞬间将广场照得通明。